• <tbody id="xjm7d"></tbody>
      <menuitem id="xjm7d"><dfn id="xjm7d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    1. <bdo id="xjm7d"><optgroup id="xjm7d"></optgroup></bdo>
          <track id="xjm7d"></track>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xjm7d"></track>
            <bdo id="xjm7d"><dfn id="xjm7d"><thead id="xjm7d"></thead></dfn></bdo>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
              首頁 > 其他 > 字體之美融入當代創意

              字體之美融入當代創意

              8月的日本福岡比起東京要涼爽一些,福岡的旅游勝地太宰府市天滿宮正舉辦名為“漢字之美”的展覽。據天滿宮工作人員統計,截至2017年8月20日,已有2983名觀眾欣賞了這次展覽。

              2016年9月,北京師范大學文化創新與傳播研究院為發起“漢字之美”2016全球青年設計大賽,以“心靈生活”為主題,要求參賽者以30個包含“心”字偏旁部首的漢字中任意一字為創意起點,完成一件設計作品。

              大賽吸引了全球各地16個國家和地區的選手,最終66份漢字創意設計作品從1250份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,獲得獎項。福岡是“漢字之美”優秀作品國際巡展計劃的第一站,接下來,該展還將去往法蘭克福、布拉格、新加坡和雅加達等城市。

              漢字文創產品品牌“字在”創始人劉美松曾在北京看過這次設計大賽的閉幕展,他對一些參賽設計師說:“我想把你的創意做成真正的設計產品。”

              圍繞漢字的創意設計近年來已經引起國內設計師們的興趣,無論是漢字字體設計,還是漢字文創產品,都有走熱之勢。

              劉美松對《瞭望東方周刊》說,他期待帶有漢字元素的創意設計能夠實現產業化,將設計師的想法變成大眾能夠接受、與實際生活息息相關的產品:“只有通過產品把受眾放大,才能把文化發揮出去,讓文化的價值得到延伸。”

              漢字字體設計緣何走熱

              2013年時,曾有一位網民在知乎上提問:“為什么很多人無法接受在產品的外觀設計中出現漢字?”問題引發了網民的關注,瀏覽量達到了50萬次,陸續得到154個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有的回答者將此歸結于“國人存在崇洋媚外的心理”,有的則認為陌生文字符碼在視覺上被解讀的時間較長,從心理學角度而言,反應時間越長,越讓人覺得“有設計感、高端”。

              知乎網民“飛屋工作室”則說:“歸根結底,我覺得這種高檔和廉價感的不同,并非字體本身的原因,而是兩方(中西方)在設計的研究方面所花的時間不同,所經歷的階段不同。”

              設計師左佐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表示,漢字設計的大規模實踐與研究的確起步較晚。2010年,他參加了上海世博會的設計活動,設計了將上海建筑元素和漢字結合起來的平面作品,并由此對漢字有了興趣,“但當時做的人很少”。

              之后左佐將精力放在了漢字字體設計上。根據不同的應用方向,字體大致可分為書法字、字庫字和美術字三種。書法字就是一些傳統風格的字形;字庫字是平時電腦手機打字、辦公使用的字體;美術字指為標志、標語、包裝、招牌等單獨設計的若干字的字組。

              上海大學上海美術學院字體工作室負責人王靜艷對本刊說,由于版權環境較差,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,自主研發字庫在中國是“吃力不討好”的工作:“研發一套字庫要耗費幾年時間,但大部分人都沒有付費購買的意識,直接拿來就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隨著版權環境的整體改善,字庫設計開始變得越來越熱了。”左佐說,主流字體設計公司如方正字庫和漢儀字庫,也吸引了大量字體設計師研發新字體。

              但“吃力”仍是漢字字庫研發的特點。和西文相比,漢字數量“多太多”,漢字字庫最基礎的要達到國家標準規定的6763個字。要讓數量龐大的漢字既做到有新鮮的個性,又要達成風格統一,便需要不斷調整,研發時間很長。左佐正在和方正字庫合作設計新字庫,手頭有七千余字的字表,需要將近兩年的時間才能全部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除了研發廣泛應用的電腦字庫外,定制字庫也在近年開始出現。王靜艷舉了一個例子:“迪士尼公司就曾委托一家中文字庫公司,為它們的英文設計匹配中文字體。”

              相對字庫龐大的數量、注重統一來說,美術字設計更注重個性的獨特,且一般是若干字的字組,給設計師發揮的空間也更大。

              一方面,設計對于商業品牌打造的作用越來越被中國企業所重視,另一方面,中國城市居民出于對審美的需要,對消費場景的整體氛圍提出了要求。

              具有美感的字體設計是品牌包裝、外觀設計的重要部分,于是美術字設計亦成為了熱門。

              左佐說:“比如你進入一家咖啡店,它的標牌、杯子和餐巾紙上的標識,都需要和店面氛圍、品牌氣質相契合,合適的字形設計,會區別于其他,同時表達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  融合古今東西

              “以前在海報設計和產品包裝設計中,有很多人喜歡用拉丁文字,現在則喜歡用漢字。”王靜艷說,“這和現在慢慢強調本民族文化的沉淀、文化自覺的蘇醒,是有很大關系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而具體到字體設計本身,傳統書法和碑刻的字形、古代印刷字體等,都是如今字體設計的靈感來源。

              “設計師一般從書寫和平面幾何兩個角度來考慮漢字新字體的設計。”左佐說。

              幾何的角度,是以西方平面構成的理論,把字看作點線面組合的圖形,尋找新的視覺可能性;書寫的角度,則一要考慮字的結構,二要考慮筆形,在筆形的設計上,傳統書法中的筆形變化多端,經過有目的的提取,也是漢字非常重要且大量的靈感來源。

              左佐認為:“總體而言,書法素養是字體設計的必備,了解前后區別非常大。僅用幾何手段而不考慮書法,容易不像字,類似外國人寫漢字;而僅從傳統書法中提取筆形卻不作創新設計,又太刻板老氣。”

              具備書法素養并非要求字體設計師有過人的書法造詣,而是對漢字的基本造型和書法藝術有一定的了解,從而從古代字體中吸取養分,做符合當代審美趨勢的再設計。

              再設計的過程,也可融入西文字體設計的觀念。左佐舉例說,當今西文字體趨向于為電子屏幕顯示而設計,線條干凈、造形保留了傳統中核心的部分,而把瑣碎的細節去掉,以獲得顯示上的銳利、清晰。

              “相關知識豐富的人可以從千萬朵浪花中截取一朵,然后組成自己的形式。”王靜艷說。

              由于字體設計在中國起步較晚,系統性的研究還是空白。左佐開始對字體設計感興趣時,甚至找不到一本中文的漢字字體設計的專門書籍,因此他出版了《治字百方》一書,還開設了專門的線上課程,為感興趣的設計師介紹相關知識并分享自己的心得。

              中文印刷字體的工業革命、美術字現代主義風格的自由生長、書法資源的激活與使用、社會轉向中的視覺文化、文字設計中的社會圖景……這些問題還需系統性爬梳,基于中文的文字設計理論與方法至今仍存在巨大空白。

             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、中央美術學院的一些學者,已經開始注重這一領域的研究,將漢字字體設計作為研究方向。中央美院還開設了字體設計的本科專業。

              王靜艷認為,未來投入到漢字字體設計和相關文創產品設計領域的設計師會更多,因此中國設計行業有必要將這一課補上。王靜艷有開設“漢字源流”或“東方審美的現代結構”課程的想法:“現在很多設計師缺乏這種知識,但只有先知道有這些,才能再生成新的創意,不然便總是處在一種想象當中抓耳撓腮。”

              漢字與文創的火花

              伴隨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,有關漢字的設計應用領域正在不斷擴展。

              在王靜艷看來,中國設計師在回應傳統文化復興的大潮流時,自然會找到漢字作為切入點:“漢字由象形文字發展而來,能表意又能表形,圍繞它做設計,在解決信息傳遞意義的同時,又能解決構圖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美松最初是因活字印刷與漢字文創結緣的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一次偶然的閑聊,劉美松開始對活字印刷產生興趣,早年間曾在回湖北老家時到朋友的印刷廠中參觀。2009年,他再次回到老家時,得知印刷廠早已停產,廠房變成了服裝廠,而印刷機器和鉛字都被賣到了湖南的一家礦廠,鉛字被熔成了鉛彈。

              這讓劉美松覺得“有一種文化被傷害了”:“活字印刷作為四大發明之一,是我們文明的一種象征,但它正在消失。”

              出于保護文化記憶的目的,劉美松開始收藏鉛字。2013年,劉美松到臺灣參加了“好好玩字節”,發現漢字可以和文創做結合,逛了幾個小時后,劉美松覺得“自己下半輩子可能都要做這件事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從2014年到2015年,劉美松帶領“字在”團隊圍繞活字印刷做了一系列創意產品,并在深圳文博會做了相關展出,引起轟動性反響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實踐的增加,劉美松發現僅僅圍繞活字印刷會讓產品更趨向于收藏方向,于是有意識地縮小活字印刷的部分,向“漢字設計品的產品化”靠攏,開發出數百款漢字文化創意產品,包括印章系列、婚慶系列、文具系列、首飾系列等,在淘寶店出售。

              目前,“字在”已經實現盈利,以“字在”位于深圳的一家店鋪為例,這些產品每月可以帶給店鋪10萬元的盈利額。2017年開始,“字在”又開始嘗試做線下空間化的漢字文化互動,比如活字工坊和相關體驗項目等,產品將于2017年11月6日進駐蘇州誠品書店。

              產品化之路

              劉美松介紹,“字在”和中央美術學院、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的相關設計研究者、設計師彼此正在靠近,這對于“字在”來說,是很好的合作資源,“比我們自己盲目創造要好得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探索漢字怎樣融入現代化設計的時候,越來越多的設計者發覺,漢字作為文化性非常強烈的符號,需要獨特的氛圍去搭配,才能體現其充滿復雜性的美感。

              因此,蘊含東方智慧的設計觀與方法論,從漢字的大地中生長出來的獨特設計方法,正在漸漸萌芽。

              2013年的北京國際設計周上,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陳楠推出了文化創意產品“甲骨文鏤空繪圖模板系列(18種)”,2014年獲中國設計紅星獎。這套產品引起了很多業內人士的注意,其中便包括劉美松。

              “甲骨文鏤空繪圖模板系列(18種)”是陳楠古漢字藝術與設計研究的一次設計實踐。1998年,陳楠開始研究現代漢字與甲骨文的異同,并創作了格律網格甲骨文字體,基于這套字體,他設計了一套不銹鋼鏤空的模版自由組,希望大眾尤其是孩子用它合成帶有故事性的圖畫,在游戲中學習漢字的起源、體驗象形文字之美。

              劉美松和陳楠見面后決定合作,將這個產品進行量化生產,最初是以銅為材質。“但這樣標價較高,和受眾有了距離,我們就改變了材質,讓它成為一套更大眾化的產品。”

              2015年10月,“活化漢字”文化研討活動暨“漢字之美”青年設計大賽啟動儀式在法國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舉行。陳楠在活動演講中說,漢字文化傳統不是孤立的記憶與工藝品,傳統與當代不是割裂開來的兩個概念,而是被連貫的文脈線索串連起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“漢字是整個中華文化當中最核心的部分,中國文化和審美的產生和發展,都可以在漢字當中找到答案。”王靜艷說。

              顯然,文化創意正是傳統文脈在當代延續的一種形式,而要讓漢字文化從“孤立的記憶與工藝品”中走出來,與當代結合的創意設計只是第一步,接下來的產品化與產業化則尤為關鍵。

              在“漢字之美”設計大賽中,不乏具有應用前景的設計作品,比如以“急”字為靈感的急救箱,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劉美松鼓勵參加“漢字之美”設計大賽的選手將設計圖紙變成真正的產品:“我們希望實現這些創意的產品化,由此實現變現,這對設計師和基于漢字的設計都是一個鼓勵。”

              漢字創意作品產品化意味著設計師創意與消費者生活的融合,將圍繞漢字創意的產業鏈條連接起來,從而讓漢字文化在消費生活中實現真正意義上的“活化”。

              字由-免費一鍵換字工具

              字由是為設計師量身定做的一款字體工具。字由上有2000款精選字體,500款免費商用字體。設計師無需下載字體,可以通過字由客戶端快速找到心儀的字體,并在設計軟件中無縫的使用這些字體。

              通過字體管理神器iFonts使用此字體

              大发快乐8